· 欢迎访问枣庄市卫生计生监督局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机构职能 | 法律法规 | 办事指南 | 举报投诉 | 专家论坛 | 卫生科普
    文章类别:卫生保健  浏览字体:
实现药物的更广泛获取
时间:2018-3-22 来源:枣庄市卫生计生监督局 作者:管理员 阅读:446次

负担得起的药物供应是许多国家提供高质量卫生保健的主要障碍。Fatima Suleman与Fiona Fleck的对谈。

Fatima Suleman

蒙Fatima Suleman提供

Fatima Suleman致力于在其本国南非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推动实现药物的更广泛获取。她是夸祖鲁-纳塔尔大学药物学副教授。Suleman目前主持荷兰乌得勒支大学发展与公平:负担得起的(生物)疗法克劳斯亲王讲座,并担任南非卫生部药物价格委员会主席,以及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国家药物定价政策指南》专家组成员。Suleman1992年毕业于德班-威斯特维尔大学药学专业,在德班的国王爱德华八世医院开始其职业生涯。她拥有同一所大学药学硕士学位(1996年),并在美利坚合众国芝加哥的伊利诺伊大学获得博士学位(2005年)。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7;95:800-801.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7.031217

问:1970年代你在南非长大是怎样一番经历?是什么激励你致力于药物的可负担性?

答:我是在种族隔离时代长大的,身为印度人,我和我们群体的其他成员受到歧视。我中小学是在唯一一所印度人学校读书,大学教育是在所谓的印度人大学完成,那里的科目选择有限,有些领域不允许我进入。许多学生卷入了争取自由的斗争,这激励我去追求公平和正义。

我还受到伊斯兰医学协会的影响,这个协会通过护士运作的流动诊所和固定诊所提供卫生保健。我自愿参加该协会的工作,到南非贫穷的农村地区服务,在那里我们看到病人排长队等候就医。贫富之间差距悬殊。今天,年轻的南非人将接受教育和卫生保健看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问:在种族隔离制度下,不平等在法律上被固化。在1994年向民主过渡之前,这在获取药物方面有哪些表现?

答:1994年之前,如种族区隔这一种族隔离政策所规定,南非的卫生服务是割裂。然而,为不同的种族群体提供不同的服务早于种族隔离法,可以追溯到1897年的《公共卫生修正法案》。在种族隔离制度下,有14个不同的卫生部门,通过医院主要提供治疗服务,而药物供应系统也是割裂的。用于特定治疗和预防服务的特定药物,各自属于不同的系统。每个班图斯坦,也即种族隔离期间土著人民的部分自治区,都有其自己的药物选择过程,这些过程受制于具体的处方者的偏见。

问:你能否介绍一下你作为药剂师的第一次工作经历?

答:当时,我在德班的国王爱德华八世国王医院工作,那里人满为患,不堪重负的,这里有一支强大的从事循证医学的药剂师队伍。我开始理解药剂师为什么需要管理药物的使用,以保证合理使用药物,抵制医师不合理处方的压力。我看到昂贵的药物是怎样掏空了卫生预算。此外,大约在这个时候,南非制定了《国家禁毒政策》,首次以政策文件的形式反映出需要为所有人提供可公平获取且负担得起的药物。

问:你是如何推动在你的国家使药物更容易获取的?一些活动家,例如治疗行动运动中的Zackie Ahmat等作出了怎样的贡献?

答:1998年,我参加了《初级卫生保健标准治疗指南》和《基本药物清单》的审查工作。我们讨论了什么是公平和负担得起的卫生保健。我在读研究生时,调查了处方方面的问题,包括为诊断相同的患者开出不同药物处方,以及不必要的新药和昂贵药物处方。真正需要推广的却是非专利的和负担得起的药物。在1990年代和21世纪初,治疗行动运动和其他活动家促使人们注意到高价药物问题。他们还与伴随艾滋病毒而来的污名化作斗争,并努力扩大获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和其他药物的机会。我们都从他们的努力中受益。

问:在南非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实现基本药物的更广泛获取面对哪些挑战?

答:过去20年来,南非建立了强有力的制度,审查和执行国家基本药物规划。处方决定比过去更加透明,我们有不同医疗级别的标准治疗指南。这些指南大多被纳入本科生的卫生学课程,所以许多医师已经不记得还有过此类指南并不存在的时候。非洲有些国家的卫生工作者仍然不了解采取循证方法选择、供应和使用药物的好处。卫生工作者需要在整个卫生系统,而不仅仅是在初级保健一级推行这种方法。一些专家认为药物清单不适用于他们,应当允许他们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开处方。我最近访问的一些非洲国家也面临这一挑战,正在努力促使人们更好地理解为什么专家应该使用基本药物指南。

问:那些承认循证药物管理的好处的国家,今天面临哪些挑战?

答:一个挑战是高价药物出现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基本药物标准清单》上。许多发展中国家负担不起把这些药物列入自己国家的清单。我们需要解释的是,这些建议是基于确凿的证据,但只供有能力负担的国家采纳。另一个挑战是许多国家,包括南非在内,尚未将本国的基本药物清单充分纳入本科生的卫生学课程。对未来处方者的训练必须以这些指南为基础。

问:对贵国来说,哪些基本药物过于昂贵?

答:一些癌症药物和丙肝药物对我们国家来说太贵了。其中一些出现在世卫组织的清单,而不是南非的基本药物清单上。一些二线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和耐多药和广泛耐药结核病药物被列入我们的清单(即使它们非常昂贵)所以我们的卫生部正在试图谈判降价。新疫苗是另一个最大的支出项目。作为南非价格委员会的主席,我必须在产业利益、可持续性和私营部门中患者的利益之间作出平衡。

问:政府可以做哪些事情来降低这些价格?

答:世界卫生组织在《世卫组织国家药物政策指南》中概述了各种降低药物价格的政策。我在专家小组上就这些指南提供了意见。政策选择包括对药物加价的监管、医药品的免税、采用卫生技术评估和推广非专利药物。此外,哈德斯菲尔德大学的Zaheer Babar 2015年出版了一本关于不同国家定价政策的书,论述了迄今为止已经推行的政策和这些政策的影响。

问:你能举出一些发展中国家如何增加药物获取的例子吗?

答:有几个国家整合了它们的监管活动。例如,东非共同体药品监管协调项目和在博茨瓦纳、纳米比亚、赞比亚和津巴布韦的Zazibona倡议,会聚了稀缺技能来进行药物审查,以进行制药设施的登记和检查。药物的高成本是一个主要问题。非洲卫生部长定期开会讨论定价问题,并设法协调其药品监管活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也在帮助促进更好地了解循证药物政策的必要性。

问:你能讲讲你在其他国家的工作吗?

答:我在马来西亚和埃塞俄比亚协助了审查药物政策,降低药物价格。我曾在坦桑尼亚共和国工作,以加强对基本药物的循证使用。在乌得勒支大学理学院,我研究了扩大药物获取的方法。今天,许多人致力于使药品价格可以负担,看到这一运动风起云涌,确实令人鼓舞。

问:制药业表示,由于研发成本高昂,无法降低新产品的价格。批评者说,这个行业夸大了成本。研发成本究竟有多高?

答:我们不清楚真正的研发成本。一些研究提供了理论成本,但是这些估计有待进一步讨论。问题是,我们是固守一个强调商业—专利的模式,还是寻求一个更加注重公众健康的模 式?

问:一些项目,例如无国界医生组织发起的生命奖(以前的3P项目),目的是通过现金奖励来刺激结核病药物的开发,此类项目的成功前景如何?

答:有几个项目正在进行中,目的是超越基于专利的研发体系,促进药物、诊断方法和疫苗的创新。这是一个好主意,因为我们需要提醒业界,研发模式还在不断发展,在结核病、疟疾、抗生素等被忽视的领域需要开展研发工作。

问:非专利药物行业能否有助于基本药物和药品的更广泛获取?

答:非专利药物行业能够提供负担得起的药物,但需要对该行业进行监测,并在必要情况下进行监管,以确保药物价格不会太高,且不会形成垄断。各国应注意不要推行可能相互冲突的法规和政策,以致妨碍了各国最大限度地使用非专利药物。

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之间的国际法律协定,各国是否应该更好地利用其中的例外规定?

答:发展中国家在面临引进新的昂贵基本药物的压力时,应该考虑这个选择。Gilead制药公司最近同意将四个中等收入国家——白俄罗斯、马来西亚、泰国和乌克兰列入丙型肝炎非专利药物索氟布韦的自愿许可。该公司一直受到这些国家越来越大的压力。强制许可应该是最后的手段。各国应该首先尝试与制药业谈判价格。

 

首页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0 枣庄市卫生计生监督局 All Rights Reserved
枣庄市文化东路44号 邮编:277102 电话(Tel):0632---3698600 E-mail:zzwsjd@163.com
鲁ICP备:05036535号 网站标识码:3704000007 

网站访问统计 位访客